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淄博烧烤,正“烧烤”淄博

时间:2023-05-04 15:20:03 | 浏览:1230

【火热一时的“淄博烧烤”|来自网络】 不能不承认,淄博靠烧烤意外出圈,的确是文旅宣传上的一个典型案例。但淄博不能让人只是去吃吃烧烤,也不能只能提供烧烤。作为当年齐国的首都,足球老祖宗蹴鞠的发源地,淄博应该让人看到它的多面性。更重要的是,提升

【火热一时的“淄博烧烤”|来自网络】

不能不承认,淄博靠烧烤意外出圈,的确是文旅宣传上的一个典型案例。但淄博不能让人只是去吃吃烧烤,也不能只能提供烧烤。作为当年齐国的首都,足球老祖宗蹴鞠的发源地,淄博应该让人看到它的多面性。更重要的是,提升它的内在环境,不能到最后让人又想起了东北的今天:轻工业靠喊麦,重工业靠烧烤。

——吾球商业地理

采写|朱亚栋(北京)

主编|王千马

图片|网络

编辑| 大腰精+哟嚯

制作 | 粉红女佩奇

“去淄博吃烧烤”成为最近社会圈比较流行的新梗!我们常说“没有什么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烧烤和啤酒的组合一直是人们流行的休闲方式。而吃烧烤从男性的社交方式变成了如今的全民休闲方式。因此夏天吃烧烤撸串成为一种社会时尚风。只不过一直在我的认知度里,东北烧烤和新疆羊肉串才是烧烤界的首选,直到今天的“去淄博吃烧烤”的网络梗,我才发现原来我草率了。

相对新疆羊肉串和东北烧烤,今天火爆起来的淄博烧烤更是有其特色,淄博烧烤的吃法是“一肉一葱一卷饼”!原来在吃烧烤这件事上也是与众不同的!至于淄博烧烤火起来的真正推手也是一群大学生在短视频上上传在淄博吃烧烤的“无心插柳柳成荫”!让淄博烧烤成为网红,去淄博吃烧烤成为众多人打卡的网红地!而淄博从官方到民间利用这波“淄博烧烤”热度也是在不遗余力的推荐淄博,从高铁专线到清北学生优惠!

如果不是因为这种热度,今天很少人能意识到淄博的存在。尽管稳居山东地理位置上的C位,但左有济南的省会光环,右有中国青岛、世界潍坊的鼎鼎大名,还是让它成为了被遮蔽的对象。

鲁C,仿佛成了淄博最后的倔强!

城市战争:淄博曾有“天下第一村”

鲁,山东的简称。事实上,山东更应该被称为齐鲁大地。因为这片热土上,也曾出现过比鲁还一度耀眼的齐。

泰山,以及沂蒙山、五莲山等鲁中山脉,将山东分成南北两半,也让山东在春秋战国时自然形成了齐国和鲁国两大势力。

【淄博在今天山东的大致位置|来自截图】

鲁国的首都在今天的曲阜。齐国的首都则在今天的淄博。不过,在那个时候,更多的是叫临淄。我猜测,临淄的意思,大概是临近淄河。淄河发源于泰沂山脉及东南部的鲁山山脉,经临淄汇入源起济南市泉群的小清河,最后于寿光入海。其千古长流,既滋润了古齐大地,也孕育了临淄文明。所以,当周武王推翻商的统治,后封太公姜尚于齐时,姜太公便定都于此。只不过此时的临淄还叫营丘,到公元前859年,齐献公姜山先更此名。

对临淄来说,它在未来还有一个特殊优势,那就是位于济南和潍坊之间,再往东,便是青岛。这种位于交通之中的天然优势,对它也无疑是个发展添加剂。

相比较如今的齐鲁之地“满朝公卿半山东”的体制考公热,临淄城中的齐国却是“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通货积财,富国强兵”的重商主义!

著名作家王千马在其最近的新作《城市战争》中就有关于淄博的描述:“其中齐国大致是今天的胶东鲁中,首都临淄,及今天的淄博,此地重商,出过范蠡、管仲这样的经商天才”“在《战国策·齐策》中‘临淄之途,车毂(gu)击,人肩摩,连衽(ren)成帷,举袂(mei)成幕,挥汗成雨,家殷人足,志高气扬’,比当时的历下(济南)要风光的多。临淄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作为‘春秋五霸之首,战国七雄之一’的齐国都城长达800余年。春秋战国时期,临淄是全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和中国东方文化中心,被誉为‘海内名都’,‘东方罗马’。”

除了临淄之外,今天淄博还值得一说的,无疑是周村。《城市战争》关注过当年山东这样一个“靠陆运起家的,由济南、周村、潍县等组成的鲁中陆运市场城市群”,“而更亮眼的则是在商代至战国的於陵,今天属于淄博的周村,因为靠近当时的政治中心,更是成为齐国腹心地区内的主要城邑。《史记》称齐国丝绸为‘冠带衣履天下’,丝绸贸易规模居各诸侯国之首,而周村更是西汉时期丝绸之路上重要的货源地和集散地,或可称谓‘丝路之源’,所以它也是鲁商的发源地之一。”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周村古商城|来自网络】

至明清时兴起,到20世纪30年代初形成规模。周村更以“天下第一村”,和最早的开放商埠而名扬四海,并发展成为中国北方最大的商贸中心。城镇功能齐全,设施完善,市场分工明确,商业极其繁荣。周村一个月的税收额度与陕西省一年的税收相当。周村旱码头与佛山,景德镇,朱仙镇齐名,被称为无水路相通的全国四大旱码头之一。

前些年大火的电视剧《大染坊》原型东元盛大染坊旧址,最初就诞生在周村。东元盛大染坊是山东近代著名的民族工业之一。1898年,由桓台人张启恒创办。

由于丝绸业的发达,带动了其它商业的快速发展,在古商城南端的银子市,是当年票号一条街,山西著名的大德通周村分号就开设在此。据史料记载,1921年周村规模较大的钱庄票号有108家,流传在坊间的一句俗话,济南、潍县日进斗金,不如周村一个时辰。

1897年德国趁清朝在甲午战争中战败,强占胶州湾。1898年3月6日,签订《中德胶澳租借条约》,规定将胶州湾及南北两岸租与德国,租期九十九年。

为了在山东采矿和贸易,1904年,德国人修建了青岛至济南的胶济铁路。这样一来,铁路沿线的城市势必要对外开放。与其被迫开放,不如主动开放,这样还能更好的维护地方利益。所以,当时的山东巡抚袁世凯就上书朝廷,主动开放了胶济铁路沿线的济南、周村(淄博)、潍县等地。

尽管在这一拨行情当中,身为省府的济南,以及被动开放的青岛,成了齐鲁大地上上最出名的存在,其它城市和地域则在难掩其锋。但是陪衬下的淄博,也因此开启了自己工业化的进程,并迅速成为山东工业化时代的前浪!

城市战争:工业成就淄博,也让其“头重脚轻”

可以说,当临淄在世界扬名,今天淄博的另一个区,淄川,还有些默默无闻。和临淄是平原地带不同,淄川属于山丘地带,不是适合农业文明生长。但是,淄川却后来居上。

如果不亲临淄博,你很难想象,这块土地的地底下埋藏着无数的资源。至今全市发现矿产50种(含亚矿种),已探明储量的28种(含亚矿种)。受成矿地质条件的制约,主要矿产资源在空间分布上呈现明显的区域性特点。油气资源分布在北部(为胜利油田的一部分);铁矿集中蕴藏在中部(金岭铁矿区及东南端如韩旺铁矿区);煤、耐火黏土、铝土矿及部分重要非金属矿产分布在中部及南部地区。

作为淄博矿产的中心地带,淄川的矿产资源尤为丰富。煤炭、耐火原材料、石灰石、陶土、紫砂土、花岗岩、大理石、石英砂、铁矿石、铝矿石等储量大,分布广。通过《中德胶澳租借条约》取得在山东地区的一系列特权之后,德国人就迫不及待地成立了山东矿务公司,并获得了淄川黉山炭矿的开采权。

这种经历,也让煤炭成为了当时淄博工业的支柱产业,淄博因此成为中国三大工矿区、四大红色工矿区之一。而今天的淄川,更是因为煤炭等矿产资源的发达,成为了新中国的建瓷基地,主要生产建筑陶瓷和室内卫生陶瓷,这里的产品每天都走向全国各地。

除了淄川,淄博其他地区的工业也应声而起。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清政府拨银50万两作为官股筹建博山玻璃公司。1906年10月开工投产,生产平板玻璃,是中国第一家;

1919年,同丰电气缫丝公司发电所创办。1932年,改为周村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1924年,源丰丝厂在马路街东首路南创办。拥有缫丝机50台,锅炉1台,职工100人。该厂独有改丝机18台,生产的产品质量好,很受外商欢迎;

1943年11月1日,新华制药厂在牙前县(现牟平县)后垂柳村诞生——就是前段时间抗疫特效退烧药布洛芬片的生产厂家——其如今是华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医药板块的核心子公司……

【日本人与当时中国联合开办的鲁大公司,大肆开采煤炭|来自网络】

也正是淄川和博山等地在工业上的表现,让它们共同构建起了淄博的框架,并一起组成了淄博的名号。1945年,在这里设立了鲁中行政公署淄博特区,“淄博”这个名正式成为政区名称。1954年,淄博市成立,这是山东设立的第三个省辖市(地级市)。

在历史上风光无限的临淄,虽然“退变”成了淄博的一个区,但它的工业同样有大手笔,齐鲁石化公司、齐鲁乙烯公司都建设于此。

如今的淄博,形成了以煤、铁、铝土、玻璃、陶瓷、机械、石化、铁路为主的产业体系,拥有很多工业之最,如全国最大的日用陶瓷生产厂、全国最大玻璃工艺品生产厂、全国最早轻型汽车厂等。早在2011年,淄博工业经济总量就已突破万亿,成为全国第16个工业总量突破万亿的城市。

【1962年,博山陶瓷厂建成的全国第一条链式干燥机|来自网络】

不得不说,位于济南和青岛之间,北临胜利油田,周边又有群山环绕、矿产丰富,让淄博很早地进入近代化转型的浪潮当中,甚至一度和青岛一较高下。不过,相比较山东的“双子星”济南和青岛,因故失去了省会的加持,又不如青岛那样面向海洋,还是让淄博还是变得有些星光黯淡,对普通人的吸引并不足。

更要命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丰富的矿产资源和地理区位让淄博搭上了工业化之列车,但是过早的走上了工业化和重工业为主的产业链模式发展当中,还是让淄博变得“头重脚轻”——在淄博的产业体系当中,传统产业占比70%,而重化工业占比又达70%。今天的淄川,已经成为了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的代表。

摆在淄博面前的是,如何改变自身一重独大,如何转型升级,是一个持续而沉重的叩问。更重要的是,如何吸引年轻人,让它成为年轻人心目中的“打卡地”——尽管打卡依旧不能成为淄博所追求的终究目标,但显然这算是成功的一小步。

城市战争:淄博,下一个曼彻斯特?

无疑,去淄博吃烧烤,成了外界无意之中发起,然后为淄博当地有意推动的举措。它也因此被外界认为是这座百年工业老城的努力自救、“破局”的“一招鲜”。

为了自救,淄博当地在烧烤火了之后,迅速反应,仅一周多时间,相关部门的一系列服务配套措施就纷纷出台:设置淄博烧烤名店“金炉奖”、成立烧烤协会、绘制淄博烧烤地图、开设21条烧烤定制专线,让游客可以“上车休息,下车开吃”。政府还安排了志愿者为往返旅客提供交通住宿等咨询服务,增派执勤人员维护烧烤摊点、大排档的治安秩序。

覆盖全市的38处青年驿站,供符合条件的学生半价入住或免费入住。

为了让“流量”变成“留量”,形成长尾效应,淄博市文旅局也趁势推出了“春光正好,淄博烧烤”文旅产品、景点免费开放日活动等,蹭一波热点,顺势开展淄博的城市营销。

还有在今年“五一”期间,淄博将对北大、清华在校生实行景区、指定酒店住宿全程免费,欢迎大家到淄博听韶乐、访聊斋,踢蹴鞠、品鲁菜。

可以说,“淄博烧烤”是淄博市利用互联网短视频时代新型的城市宣传片,让“淄博烧烤”成为城市名片,利用城市名片来完成城市未来发展的布局。因此有外界评价“淄博烧烤”:始于烧烤(流量),陷于服务,忠于文化,让网红变长红”。

只是,又如何长红?说起烧烤,今天很多人无疑会想起东北:轻工业靠喊麦,重工业靠烧烤——换句话说,烧烤并不能改变一个城市的形象,甚至到最